rookie的鸡排

吃很多cp
写画都不怎么样但是还是在写在画(:ᘌꇤ⁐ꃳ 三
好想涨粉好想要评论哦QAQ

大概做了一个这样简陋的无料
希望cp23 d2有人可以领走
5000字左右6页a4纸
来不及找摊位
当天大概12点半会在N1馆G30到G53这一片发放 穿着獾院的校服
可以直接找我拿(或者交换)
随机掉落小零食

cp想做个无料

类似于这个合集里面的小甜饼那种 

会排在纸上 

可能还有一点小零食

cp23d2去

有人想要嘛

_(:ᗤ」ㄥ)_


想开个骨科车_(:ᗤ」ㄥ)_


【Thesewt】我弟弟偷偷吻了我

前文跳转:我偷偷吻了我哥哥http://shadowwwwwwwwww.lofter.com/post/1d22116c_12ce8380a



1

忒休斯喜欢纽特,不同于普通的兄弟之情,那是一种小心翼翼却又难以抑制的爱情。所以他想要拥抱纽特,用这样看上去十分亲密的举动来拉近他们的关系。


“纽特,”忒休斯压抑着自己的感情,让呼唤纽特的声音更像一个哥哥叫他的弟弟,“到这里来。”他张开双臂迎接那个有着红棕色卷发,脸上点缀着雀斑的胞弟。


出乎意料的他没有等到那个温热的身体附上来,给他一个兄弟间的拥抱,他看到纽特手足无措的向后退。忒休斯放下了手臂,转身准备离开。


“忒休斯,我...”纽特叫住了他的哥哥,欲言又止。


“没事,纽特,”忒休斯回头看着纽特的眼睛,“我想我确实应该改改hugger的毛病。”


2

借着黑巫师袭击伦敦的事件,忒休斯窝在办公室里躲避着他的弟弟,他无法克制住想要拥抱纽特甚至亲吻他的想法。


连着三天没有在家里见到忒休斯的纽特有点担心,以往他回家的那几天忒休斯总是在家里,或是坐在桌前翻看公文,或是在他的身边看他喂养那些奇奇怪怪的神奇动物。虽然忒休斯写信告诉他最近他忙于工作无法回家,但纽特隐隐约约觉得忒休斯有点不太对劲。


也许他已经察觉到自己与他拥抱时快到吓人的心跳了。


3

在收到母亲连续三封表示对儿子们想念的信时,纽特找到了去看忒休斯的正当理由,提醒自己忙于工作的哥哥赴晚宴,再合适不过了。


忒休斯靠在办公室的椅子里小憩,伦敦少有的阳光总是让人心情舒畅而放松,不过他并没有睡着。他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在办公室门口徘徊了一下,然后仿佛下定决心似的敲响了门。忒休斯决定不做回复,只是看着他弟弟漂亮的绿眼睛,那些不应该存在的爱意就控制不住的要脱口而出。敲门声停了,然后是开门声,忒休斯感觉到纽特走近了,带着伦敦阳光般的温暖。柔软的触感附在忒休斯的嘴角,短短数秒。


最后是凌乱的脚步声。


4

忒休斯准时参加了家宴,像往常一样坐在了纽特的旁边,纽特飞速吃完盘子里的东西上楼后,他与父母打了声招呼也走到了楼上。忒休斯总能找到纽特,这次是在他箱子里的马形水怪的游泳池前。


忒休斯拉住了快退到池子边缘的纽特,用烘干咒弄干了他被马形水怪弄湿的衣服,将他拉进了怀里。纽特没有挣扎只是愣了几秒,然后他也伸手拥住了忒休斯,带着热烈的心跳。


“阿尔忒弥斯。”忒休斯在纽特耳边轻轻呼唤那个童年时常叫的名字。“也许你能解释一下那个吻为什么吻歪了?”


纽特红着脸低着头不看忒休斯,忒休斯用手勾起他的下巴。


一个吻落在纽特的唇上,毫无偏差的。


5

我弟弟偷偷吻了我


不过他不知道


同样的事我已经悄悄做过好几次了

其实我也很想跟Newt谈恋爱x


一个置顶

感觉自己快成为段子手了

沉迷神兽骨科组

打了1的文章不知道还能不能有2

咸鱼医学生

微博:伊泽瑞尔的地图 http://weibo.com/u/2316733247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806142491?event=0

(欢迎点梗安利cp咨询医学问题)

【thesewt】我偷偷吻了我的哥哥

ooc 无文笔慎入 

甜 超短 一发完





1

“你还好吗,纽特?”莉塔拦住了准备飞速离开办公室的纽特,“我想你只是去了一下忒休斯的办公室,可是你的脸看上去好红。”


“哦...我...没事,”纽特不敢看莉塔的眼睛,“如果你等会碰到忒休斯的话,请提醒他今天回来吃饭。”


纽特无法控制脸上的温度,因为他刚刚在忒休斯的办公室偷亲了他。


2

忒休斯最近很少回家,伦敦黑巫师暴动事件的处理几乎占据了他的所有时间。斯卡曼德夫人寄了三封信来表达对两兄弟的想念之情并提醒纽特今晚一定要把忒休斯带回来吃饭。


“忒休斯的可爱弟弟,纽特”魔法部漂亮的女部员一下子就认出了纽特,“你哥哥常常提到你,一个优秀的神奇动物学家。来找忒休斯吗?他就在那间办公室。”


纽特向那名女巫师道谢后,轻轻敲响了忒休斯办公室的门,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于是纽特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忒休斯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睡着了,窗帘没有拉上,阳光斜照过窗户散在忒休斯的脸上,纽特注意到他眼下明显的青痕,所以纽特没有出声,只是走过去看着忒休斯微微颤动的睫毛,鬼使神差地纽特弯腰靠进忒休斯,在离他的唇只有一厘米的时候,纽特突然意识到他在做什么,他偏了一下头,唇碰在了忒休斯的嘴角。


纽特红着脸落荒而逃。


3

忒休斯准时参加了家庭聚会,他与父母拥抱后轻车熟路地坐在了纽特的身边。纽特并没有跟哥哥打招呼只是迅速把盘子里的东西吃完后转身上楼。忒休斯找到纽特的时候他正在箱子里为那只巨大的马形水怪喂食,察觉到陌生人的靠进马形水怪直接扎进了水中,水花溅到了纽特身上。随着忒休斯的走进,纽特一直向后退着。


“你想下去游泳吗?”忒休斯在纽特快要掉进水里时拉住了他的手臂,纽特升高的体温透过浸湿的衬衫传到他的手上。


“为什么躲着我?”忒休斯用烘干咒帮他的弟弟弄干了衣服,“莉塔说你今天来找我了。”


纽特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忒休斯的眼睛,他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控制不了的感情——而这感情是对他的哥哥。


“怎么了,我的阿尔忒弥斯。”忒休斯将纽特拉进怀里。


“都说了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许叫我这个名字。”


“既然不是小孩子了,”忒休斯把下巴搁在纽特的肩上看着他慢慢变红的耳朵,“那就解释一下那个吻。”


纽特呼吸一窒。


“为什么吻歪了?”


4

我偷偷吻了我的哥哥


不过没有关系


正好他也爱我


【Thesewt】斯卡曼德家族史(1)

ooc 无文笔 有私设(也许

养成系故事有人喜欢嘛


1

优秀而古老的斯卡曼德家族的祖宅被施了几个复杂的保护魔咒,它隐藏在伦敦湿润的雾气中,斯卡曼德夫妇和他们的儿子忒休斯.斯卡曼德生活在一起,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职于魔法部的斯卡曼德先生爱着他美丽的夫人,包括她脸上可爱的雀斑和她那只不那么可爱的鹰头马身有翼兽,而他们的儿子忒休斯在八岁那年就展现出了超常的魔法天赋,他会成为一位优秀的傲罗,斯卡曼德先生确信。


1897年某天的晚上,斯卡曼德夫妇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了,忒休斯躲在父亲的身后,时不时探头去看那个刚出生的小生命,细嫩光滑的皮肤,红棕色的微卷的头发,深绿色的眼睛还有那些细碎的雀斑。


Newton Artemis Fido Scamander,父母为他起了这样一个名字。忒休斯在一本古希腊神话故事书中读到过这个名字,掌管狩猎和月亮的女神。


忒休斯觉得这个名字十分适合他的弟弟,也许是因为他绿色的眼睛明亮而清透,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月光。


忒休斯喜欢纽特,像每个小孩子喜欢好看的事物,每个哥哥喜欢他们的弟弟一样。


纽特像别的孩子一样在十个月大的时候开始学会说话,他用软糯的声音叫出了爸爸妈妈,然后忒休斯看到纽特圆圆的绿眼睛看着自己,努力地向自己伸出手。


“哥...哥”纽特小小的柔软的手包裹住了忒休斯的一根手指,用模糊不清的声音说着。


忒休斯觉得自己的弟弟真是该死的可爱。


2

纽特很像斯卡曼德夫人,除了雀斑和眼睛,他们一样对神奇动物有着极大的热爱与好奇,纽特时常跟着母亲去看那头名叫雷塔的鹰头马身有翼兽。


斯卡曼德夫人十分满意纽特对神奇动物的热爱,她无法想象家里有三个像斯卡曼德先生一样的傲罗是什么样的生活——也许那糟糕透了。


纽特乐忠于在母亲打理地整整齐齐的花园里奔跑或是去看那只在下雨前会发出奇怪叫声的卜鸟,忒休斯受到父母的叮嘱要保护好弟弟,于是他只能跟着纽特一起跑,防止他弄伤自己。


“纽特,慢点跑!”忒休斯觉得自己的弟弟真是太活泼了。


忒休斯追上纽特的时候,纽特正坐在地上,眼眶红红的。在看到忒休斯的时候他的眼泪忍不住涌出了眼眶,“哥哥,痛。”


纽特的手臂上有一块擦伤,忒休斯一手拉着他的手臂一手拿着父亲给的练习用的魔杖不知所措,最后他还是决定不在他弟弟身上用那个记不太清怎么念的愈合术。


白鲜药剂敷在伤口上的疼痛感让纽特哭的更厉害了。忒休斯轻轻吹着那块擦伤的伤口,“没事,哥哥吹吹就不痛了。”


纽特一边抽泣一边点着头,忒休斯想起小时候母亲总在他哭的时候抱住他,然后温柔的揉揉他的头。


于是他也将纽特拉进怀里,用手轻轻的揉揉弟弟的卷毛。


手感比母亲饲养的那窝蒲绒绒还好。


忒休斯突然觉得有个弟弟真好。


tbc


【Thesewt】我的哥哥总想杀了我

ooc 无文笔慎入  短 一发完 甜
想收到心 手 关注.
食用愉快
灵感来自纽特说他哥哥经常想杀了他

1
“纽特?”飞路粉产生的绿色火光一闪而过,忒休斯看见了自己的弟弟从壁炉里走出来,微卷的红棕色头发显得有些凌乱,鼻尖上还沾着一点壁炉中的柴灰。忒休斯伸出手将那层薄灰抹去,然后他发现纽特的鼻尖红了起来。

“忒休斯,”纽特抬起头看着忒休斯,透亮的眼睛像一对漂亮的沙弗莱石,“我回来了。”

忒休斯和纽特被同一条血脉相连,他们有着相似的轮廓、眼睛、卷发和雀斑,但他们的性格和兴趣却截然不同。纽特实在是乐忠于为了各种各样的神奇动物东奔西跑,忒休斯已经有半年没见到纽特了,他现在只想拥抱纽特。

于是他张开了双臂——像往常一样。

忒休斯的手轻触上纽特的腰时,他发现纽特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你受伤了。”

感觉到纽特后退的意图,忒休斯用手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深蓝色大衣下的衬衣扣子解开,在看到纽特腰间的伤口时,忒休斯的眉头皱了起来,狭长的伤口像是被某种动物锐利的角所伤,忒休斯想到弟弟最近寄来的信中提到的那对角驼兽。

修长的手指沾着白鲜药剂涂抹在伤口上的凉意让纽特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忒休斯用绷带在纽特的腰上缠了一圈。

然后忒休斯拥抱了纽特,巧妙的绕开了他的伤口。

可纽特觉得,他快要窒息了。

2
在得知纽特被安排去驯服一条乌克兰铁肚皮时,忒休斯担心的几乎快发疯,纽特一向擅长对付各种各样的神奇动物,但那条足有六吨重的牙齿尖利的飞龙还是让忒休斯担心。战争总是无法避免,相隔甚远的战场让他们只能通过简短的书信确认彼此的情况。

战争开始进入尾声,满天飞舞的恶咒、浓重的血腥气和战地中连绵不绝的哭喊声开始消散,可今天,忒休斯没有收到纽特的信件。

在那个之于战火喧嚣中相对安静的夜晚,忒休斯失眠了。

作为一个傲罗,他无法离开战场,但作为一个哥哥,他现在只想知道纽特是否安全。

终于在战争结束的那天,忒休斯在屋外看见了纽特的身影。而他只是一言不发地走过去,将纽特揽在怀里。

纽特听见忒休斯的心跳清晰而快速。

几乎将他淹没。

3
忒休斯在《意乱情迷》上看到了大篇幅对纽特和蒂娜秘密恋情的报导,向来冷静的傲罗忍不住将这期杂志紧紧揉成一团,连关节都咔咔作响。

忒休斯拦住了提着手提箱正准备开始新旅程的纽特,忒休斯清冷的神色让纽特意识到他生气了——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被忒休斯拥进了怀里,一个有着他熟悉的炙热的怀抱,带着些雪松木古龙香水,还有一丝蜂蜜啤酒的味道。纽特知道忒休斯很少喝酒,他能明显感受到兄长的怒气,却不知道这因何而起。

“也许你能解释一下和蒂娜·戈德斯坦恩的关系?”

“哦,蒂娜,”纽特惊讶于忒休斯突然提起那位女傲罗的名字,但还是如实回答,“她是我在纽约遇见的美国傲罗...一个有着火蜥蜴一样的眼睛的女士。”

“所以你喜欢她的眼睛?”忒休斯似乎不满于纽特用他最喜欢的神奇动物来形容一位女士的眼睛。

“不,”纽特眨眨眼,然后注视着忒休斯的眼睛,忒休斯看见他的脸和他脸上细碎的雀斑都开始泛红,“我还是更喜欢你的眼睛,像雷鸟,那么...”

纽特没有讲完,因为忒休斯吻住了他。

带着蜂蜜啤酒那甜蜜的气息。

4
“纽特!”忒休斯追赶着用复方汤剂混进魔法部的弟弟。

“他总是这样吗?”蒂娜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紧追不舍的忒休斯,“像想杀了你一样?”

“Frequently.”

我的哥哥总想杀了我。

用他的拥抱、心跳还有吻。

啊啊原版剧本这边感觉比不无爱意这个翻译还甜 骨科太香了